英格尔的手札:夜幕篇
【浮雲半日


夜幕低垂,街道上各种店铺的霓虹灯闪烁着,夜晚的泽目町有着些许寒冷。
在泽目町的一个小角落,那边有着一栋看起来不起眼的两层小公寓,顺着楼梯走上二楼,映入眼帘的,是两旁一排的房门,而重点就在于,那位于最尾端右边的那扇门,事实上,也只有那一扇门可以开启。

男孩接待完前一位客人之后,就立刻进入到浴室清洗,这是一段非常久的清洗时间,并没有人规定要洗多久,只是男孩一直重复着清洗动作。

一直到他洗完不知道是第几次之后,浴室的门忽然开启,一个男人探了出来。
「辛苦了,赶快擦干净吧,等一下还有预约的客人喔,来,拿去。」男人从浴室外将毛巾递给了男孩。

「是。」男孩一边擦着湿淋淋的身体一边回答着。

十四岁的身体刚开始发育没多久,但是身高还没有显著的成长,清秀可爱的脸蛋很容易让人误认为女孩子,身体与手脚也非常的纤细,洁白细嫩的皮肤甚至连女孩子都会忌妒。

男孩将头发与身体擦干之后,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对了,刚刚忘了说,这次预约的人是佐佐木先生喔。」男人在门外喊道,说完之后就立刻离去,这次男人确定已经将事情都交代完毕。

(这样啊…是佐佐木先生……)

放下毛巾,男孩将左手撑在浴缸,臀部微微抬高,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深入肛门勾弄,敏感的直肠壁与手指摩擦,让男孩的眉毛稍稍皱起。

这个清洁动作在洗澡的时候就重复过好几次,接客的礼节之一,就是不能在自己的身上残留着上一位客人的味道。

但是当男孩知道下一位预约的客人名字时,不知道为什么,就又开始重复清洗肛门这个动作。

男孩忽然想起佐佐木的样子。

三十三岁正值壮年,但实际的样子却给人有种错觉,好似刚出社会的菜鸟。
虽然并不是非常的壮,但是身体却非常结实,脱下衣服之后,让人感觉不出来是一直坐在办公桌前的上班族,身高也比普通人还要高一些,说是天生有一副模特儿的骨架也不为过。

(在公司里好像是是位课长,听说最近快升部长了。)

男孩回忆起这件事,这似乎是上次听佐佐木说起的。

这样的年纪就可以升到这种位阶,说是全靠关系也不可能,多少还是应该有些能力与交际手腕才对。

(佐佐木先生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会拍马屁的人。)男孩这样想着。

佐佐木来过的次数并不多,仔细算算,也只有两次而已,但是男孩却记的非常清楚。

(尤其是那双眼睛。)

其实跟眼睛的形状或样子没关系,而是眼神,与其它客人不同,并不是充满情欲的眼神,而是带点忧伤与愧疚的神情。

不是对于男孩怜悯,也不是对于自己的羞耻,是某种连男孩自己也无法说清楚的情感。

因为工作的因素,男孩对于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自信,但是他却对自己无法看清佐佐木而感到疑惑。

男孩无法理解佐佐木隐藏的东西,那隐藏的心灵深处,却又不时会从眼睛里表达出来的东西。

手指与直肠摩擦,因为润滑不够的关系,感觉实在不是很好,最后男孩决定,再洗一次澡,沐浴乳重新涂抹在身上,而沾满泡沫的手指又伸进了肛门来回搓弄着。

虽然感觉从来都没有好过,但是至少能够做的,就是重复洗着自己的身体,至于心理那层脏污,男孩通常都是偷懒忽略过去。

************

到了预约的时间,房门准时的开启,男孩早已经准备好,身上穿着一件白浴衣,跪在玄关上迎接客人的来到。

「非常谢谢你的指名,今晚请多多指教,「枫」将尽所能为您服务。」
男孩依照规矩,跪在地上,双手摆在膝盖前,朝着进门的客人微微鞠躬致意。
「枫,好久不见。」

佐佐木向枫打招呼,但是进门的不只有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除了佐佐木先生……还有一个男人。)

「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板下先生,他是我的上司,今天因为某种因素,你的客人并不是我,而是板下先生。」

(嗯!?)

意料之外的情况让男孩心理有些许的惊讶。

那位板下先生有着狭长的脸形,并且搭配微尖的下巴,扬起的嘴角看起来有点奸诈,感觉很有长年打滚商场的气质,微秃的额头上是标准而且油亮的西装头,脸上带着方框眼镜,嘴里还抽着根雪茄。

虽然这位板下先生的身材算是比较高,但是还是稍稍比佐佐木矮了一点,身上穿着看似普通的西装,男孩却一眼就看出那是由高级的布料量身定做。

「很抱歉,这次我也要在一旁,虽然我并没有要加入,但是钱我会付两人份的,真的很抱歉,不过你应该同意吧?」

佐佐木不好意思的抓着头,脸红的样子倒是有一点可爱,男孩这样觉得。
「是。」

虽然是出现意料之外的事,不过这对工作内容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像,男孩基于礼貌,跪在地上向新客人低头鞠躬。

「喔~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孩子嘛,今晚也请多多指教啦。」板下摸着男孩的头说道。

有空调的房间里,就算脱光衣服也完全不会着凉,甚至坐在一旁的佐佐木额头上微微冒汗,但似乎是上司在面前的缘故,他依然直挺着腰坐的很端正。
脱下衣服的板下先生,跟普通中年人一样,小腹突起,反光的眼镜无法知道他的神情,但是他的嘴角依然扬起,虽然是第一次来,却像个熟门熟路的老顾客一般,反而是在一旁的佐佐木显得有点坐立不安。

板下先生坐在床沿边,而男孩依然跪在地上,双手握住板下先生早已勃起的阴茎,仔细用嘴以及舌头奉侍着。

不光是舔弄而已,手指也不停的在阴茎及睪丸上搓揉,男孩熟练着做着这些事情,实际上,这也是他少数擅长的事情。

「哈哈哈~佐佐木你看,这么小的孩子技巧却这么好,不但服务佳又敬业,真不愧是你推荐的。」

似乎是被服侍的很舒服,板下先生很高兴的对佐佐木说着。

「别光是舔我的,也揉揉你自己的东西。」

「是…」

男孩的右手往自己的股间伸去,慢慢的摆弄着自己的阴茎,随着阴茎的膨胀,红嫩的龟头从包皮里探出来,男孩并未割过包皮,所以龟头也只露出前端。
一边卖力的吸吮,男孩也一边自渎着,而板下先生将男孩松垮的浴衣下摆拉起来,露出了男孩白皙的背部,手掌慢慢的往下抚摸,从背部前移,来到了男孩的臀部,手指轻轻的在深红色的菊肛上来回游移。

「又红又肿的,看样子用过不少次喔,里面应该都有清理干净了吧?」
「是…是的…」男孩喘着气回答道。

板下先生将中指慢慢往少年的菊肛中深入,因为缺幅滋润的关系,只进去了半截手指,板下先生慢慢的转弄着手指,粗糙的手指与男孩敏感的直肠摩擦,那刺激的感觉传到男孩的脑中,使得他无法继续手边的事情。

板下先生将男孩抱起,而男孩也很顺从的双手环住板下先生的脖子,将头摆在板下先生的肩上,因为身高的关系,男孩的臀部是悬空着,板下先生则两手撑住男孩。

「我呢…很喜欢像这样子抱着我老婆喔。」

板下先生拿起了一旁的罐子,用手指沾起里面润滑用的油,那是微微散发香气的金黄色油脂。

「喔~对了,佐佐木你还是独身吗?」

「是的…」

沾满润滑用油脂的手指深入男孩的肛门,冰凉又浓稠的感觉刺激着男孩的直肠,男孩微皱着眉头,身体轻轻的颤抖。

「小孩子是很棒的喔,虽然家庭里的关系很难协调,不过这也是所谓成年人应尽的义务嘛……像是组织家庭之类的。」

板下先生舔弄着男孩的乳头,手指依然在男孩的肛门里来回进出,板下先生反光的眼镜无法知道他的眼神,但是他正透过这薄薄的镜片看着坐在他面前的佐佐木。

「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兴趣呢……」

佐佐木的目光无法直视,或许是他无法看着眼前的事情,又或者是他内心那复杂的情感正在运作着,总之佐佐木的表情非常僵硬。

「哈哈~今晚真的是很愉快,真是太愉快了。」

板下先生高兴的笑着,男孩无力的倚靠在板下先生的怀里,虽然只是前戏而已,但这已经足够让男孩喘着气。

「来,你自己坐上来,还要让佐佐木看到才行喔。」

板下先生让男孩转面向前面,面向着佐佐木,一手扶着男孩,一手则是将自己直挺粗大的阴茎对准男孩的肛门。

男孩闭着眼睛,紧咬住自己的嘴唇,慢慢的像自己的身体坐下,而板下先生的阴茎也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男孩的肛门口。

「喔喔~这种感觉真是舒服啊。」

板下觉得自己的阴茎被拥挤和温热完全包容,那种结为一体的快感让身体感觉一阵酥麻。

「怎么啦?怎么偏过头去呢?这样不行喔,要让佐佐木看到你的表情才行。」
板下先生将男孩的头转了过去,让他面对着坐在面前的佐佐木,男孩觉得非常难为情,自己的工作内容是这样,应该是早已忘掉所谓自尊这种东西,但是让佐佐木看着,又让男孩觉得非常尴尬。

「啊…啊啊……」

板下先生忽然摇动起来,直肠里的剧烈摩擦让男孩叫了出来,一根粗壮炙热的巨大肉柱,正在他肛门里来回穿梭着抽送。

男孩的眼泪和口水,不停的从他的脸颊上溢出,痛苦和愉悦感,像一支双面利刃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

(不…求求你不要看我,不要看着这样的我……)

羞耻、害怕、和难过的感情不断的冲击男孩的情绪。

「佐佐木你看,我的东西竟然可以全部进去耶,没想到那小小的直肠容纳性这么好。」

板下先生将男孩的大腿张开,粗大的东西不停着在男孩的肛门里进出,而男孩那小阴茎也直挺挺的勃起。

「哈哈哈,真是好玩,你看你看,我只要这样弄,他会夹的更紧喔。」
板下先生右手抓着男孩的阴茎,手指不停着在男孩鲜红的龟头上搓弄,这样剧烈的刺激让男孩子紧绷着身体。

(佐佐木先生…求求你…不要看……)

「真的好色的小孩呢?你看看,他一直在挣扎着喔,可是腿还是张的这么开。」
男孩的阴茎被板下先生用力的搓揉着,虽然男孩想要将板下先生的手扳开,可是却丝毫没有力气,只能做着无力的挣扎,而这让板下先生更为兴奋,腰也上下扭动的更快。

「佐佐木啊~你知道吗?其实我很早就想要玩这个了喔,甚至连作梦都会梦到喔,哈哈~真的是梦到喔,梦到玩着这个样子的男娼,今天倒是真的给我玩到了,哈哈哈~」

板下先生将身体往后仰,腰也上下扭动的更为剧烈,男孩不住的呻吟,板下先生听到这童稚的清脆叫声,心情也更加愉快,右手也更加快速的搓揉着男孩的阴茎。

「喔,对了!关于你上次问的那件事,呼~没问题,呼呼,山田那家伙也是该退休的年纪了,我会向…呼~会向上面推荐你的,海外事业部的下一任部长就决定是你。」

佐佐木无言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对于得知自己升职的消息并没有特别的表现出来,依然是保持着之前的样子,只是此刻,他的右手正紧紧的握着拳。

「呼呼~喔~我要出来了,出来了~」

随着板下先生的吼声,一股炙热的液体忽然涌进男孩狭窄的直肠通道,那液体之多,甚至连男孩的肠子也无法容纳,从肛门交合的地方喷泄出来,男孩也忍受不住,那幼小的阴茎一阵鼓胀,喷出了几乎透明的液体。

************

男孩站在门口,送着客人的离去,板下先生头也不回的就走向通往一楼的楼梯,而只剩下佐佐木一个人站在门房口。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居然让你做这样的事…我真的是…很对不起。」
佐佐木沮丧的抓着头,不停着向着男孩道歉。

「没关系的…没关系…如果有帮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男孩轻轻的抓着佐佐木的手,温柔的说着。

「今晚谢谢您的光临,我们下次的营业时间是在这个月的月底,希望您那时能够再度指名。」

佐佐木看着男孩的眼睛,又再次的陷入无言。

不只是男孩不了解佐佐木,连佐佐木也无法了解男孩,彼此都将那莫名的情感隐藏在心中,偶尔才会在眼神交流中流露出来。

于是,男孩微笑着目送佐佐木离去,他看着佐佐木慢慢的消失在楼梯口,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

(这样就好了…真的…只是这样就好了……)

今晚的泽目町的确是有一点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