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上霜系列


                            雪上霜系列之一
一个二十出头、书生打扮的青年,手中握着一把摺扇,独个儿在一条偏僻的古道上行走,突然他停下脚步,叫道∶「跟了这麽久,还不够吗?出来吧!」他说完後,就有四个少女从两旁的大树後跳出来,前後左右的把他包围着。

书生看着她们说∶「四位姑娘跟踪了在下这麽久,有甚麽贵干呢?」

「请问阁下是否外号『雪上加霜』——雪上霜呢?」站着前方的红衣少女问。
「在下正是。」

「受死吧!」站在左面的紫衣少女拔剑刺向他。

「七师妹!先问清楚才再动手吧。」红衣少女说。

右面的青衣少女拔剑加入战团,然後说∶「大师姐,还有甚麽好问的,他也承认自己是雪上霜了。」

在他身後的蓝衣少女发射了一枝蓝色的信号箭,然後也加入了战团,雪上霜用很笨拙的身法闪避着三个少女的剑招。

红衣少女说∶「最近江南一带出现了一个『采花贼』……」

紫衣少女抢着说∶「那个淫贼就是你,是不是?」

「是,我……」雪上霜说。

青衣少女打断了书生的话,说∶「大师姐,他已经承认了。你还不出手?」
红衣少女这时也拔出了佩剑一起围攻他。雪上霜的身法看似很笨拙,但四个少女的剑始终也不能刺中他。

这时,另外有三位穿着橙衣、黄衣和绿衣的少女赶到,不说一声就加入了战团。三位少女加入後,雪上霜的身法突然变得很怪异,大声叫道∶「七仙女剑阵?」
紫衣少女说∶「现在才知道害怕吗?太迟了!」

「冰雹迷魂烟!」雪上霜扬手大叫。

七个少女一听,立即各自向後一跳,雪上霜立即窜出她们的剑阵,站在三丈外,扬手说∶「七仙女剑阵也不外如是啊!」说完立即转身往树林里跑。

七个少女看到他手上抓着红、青、蓝、紫色的四件肚兜,四个少女往身上一摸,发觉四件肚兜竟是自己身上所穿的,立时大叫∶「淫贼,别走!」七个少女一起施展轻功追上去。可是雪上霜的轻功身法很怪异,藉着树林的掩护,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淫贼的武功很厉害,我们下次遇着他要更加小心。」红衣少女说。
「有甚麽厉害的?他遇着我们的七仙女剑阵,不是夹着尾巴跑掉吗?」紫衣少女说。

「刚才如果他不是拿掉我们的肚兜,而是给我们一掌的话,我们也等不到二妹她们来组成剑阵了。」红衣少女说。

紫衣少女说∶「那我们现在怎麽办?」

「我们下次找到他时,先不要动手,然后立即发射信号箭,等大家到齐了才动手。」红衣少女说。

***********************************在一个本来是渺无人烟的湖边岸上,雪上霜和两个女子赤裸裸的躺在地上,互相抚摸着。可是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偏偏就有三个不应在这里的少女在看着他们三人的『一举一动』。

黄衣少女很小声的说∶「现在发信号箭通知大师姐她们吗?」

「不!一发信号箭,让这淫贼发现,他必定会立即逃之夭夭的。」橙衣少女说。

「那我们怎麽办?」黄衣少女问。

「我们再待一会儿,待他玩得乐极忘形的时候,才再发信号箭通知大师姐她们。」橙衣少女说。

雪上霜说∶「小梅啊,你的奶子真大啊!」

「公子啊~~那麽人家的奶子很小吗?」另一个女子说。

「小兰的奶子也很大啊!整个丽春院,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们两个了。」雪上霜说完,就伏在小梅的身上,十寸长的鸡巴一下子就插了进小梅的小穴中。
「啊……公子啊~~你……不啊……不要那麽快啊……慢……慢一点啊……待人家……人家啊……习惯你的大鸡巴……啊……啊~~~」

「小梅,你的奶子不单止很大啊,而且很滑呢……」雪上霜一面用力抓小梅的奶子,一面操着小穴说。

「啊……啊……不……不要……啊……轻……轻一点……啊……你……你抓破……抓破人家的奶子了……啊……啊……对啊……大力些啊……啊……」
「哈哈哈……小梅你究竟要我大力些……还是轻一点啊……」雪上霜道。
「你……你不要那麽大力抓人……啊。人家……啊……的奶子啊……人……人家是要你大力些……啊……大力些操……操人家的小穴啊……啊……我要……要……要丢……丢了……啊……啊……」

「公子啊……你不要只顾着操小梅啊……她也已经丢了……你……你也不来……疼疼人家啊~~~~」小兰像狗一样的趴着,一面摇着屁股,一面娇嗔道。
雪上霜看见,就挺着鸡巴,走到小兰身後,从後插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公子啊……你的鸡巴真……真的……好粗啊……人……人家还未尝过这麽粗的啊……对……对啊……啊……啊……对……对啊……大力些啊……公子……你的……大鸡巴把……把人……人家弄……弄得……爽……爽死了……啊对……对啊……再大力些啊~~~~」小兰大叫着。

三个少女不想看这麽淫荡的场面,一开始就合上双眼,只用耳朵去听。
突然有人在她们身旁说∶「怎样啊?不看不是很可惜吗?」

她们立即瞪开双眼,看见雪上霜在她们身旁笑嘻嘻的看着她们。三个少女立时站起来,可是来不及出招,雪上霜已经出手点了她们的穴道了。

小梅和小兰裸着身子走过来,小兰说∶「公子啊~~人……人家的小穴……还……还……」

雪上霜笑着问∶「还甚麽?」

小兰搂着他说∶「还痒痒的啊……」

雪上霜叫小梅脱光少女们的衣服,然後把小兰抱起来,小兰就抓着他的鸡巴插入自己的小穴里,然後很主动的上下抛动着自己的身子,大叫∶「啊啊……啊……很……很爽啊……」

小兰弄了一会就叫∶「啊……啊……公子啊~~~人……人家……要……丢……丢了……啊~~」

雪上霜看见小梅已经把她们脱个清光,就把小兰放了下来,走到少女们的面前。她们看到他的鸡巴挺得直直的,其中一个大叫道∶「淫贼……你……你想干嘛?」

「还用问吗?我是淫贼!当然是想干穴啊!」雪上霜淫笑道。

他叫小梅和小兰去舔左右两个少女的小穴,小梅扶着左边的少女躺在地上,然後去舔她的小穴,小兰就把右边的少女弄成狗趴着的姿势,从後也去舔她的小穴。

「不……不要啊……」被舔着的少女哭着说。

中间的那个少女喝道∶「三妹,四妹!不要求他们啊!……淫贼!你听着,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杀掉的。」

「是吗?很好啊!我会等你来杀我的啊!可是我现在就要操你的小穴了。」雪上霜笑着说,然後把她按在地上,鸡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

插了一小半,说∶「好像有东西顶着啊!」跟着用力一挺,整根鸡巴插了进去,然後用力一下一下的抽插着。被奸淫着的少女咬紧牙关忍着不叫出声来,可是泪水却忍不住的涌出来。

「怎样?很痛吗?你求我吧!我可能会轻一点的。」雪上霜笑着说。

「淫……淫贼……你……妄想……我……我不会求你的。」

「是吗?」说完,雪上霜就加快抽插的速度。抽插了数十下後,少女痛得昏死过去。

雪上霜把鸡巴拔出来,然後走到像狗一样趴着的少女面前说∶「她舔得你很舒服吗?」

「是啊……啊……不……不是啊……」少女说完後,脸红得发紫。

「不用害羞啊!」说完就走到她的身後,把鸡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小穴中,小兰就去弄她的奶子。

「啊……痛……痛啊……停啊……不要啊……」少女大叫。

雪上霜伸手去搓弄她的奶子,小兰便走到她面前去吻她。弄了一会她的奶子後,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上,鸡巴慢慢的抽动着。操了一会,他就伏在被小梅舔着的少女身上,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用力操了数十下,拔了出来,小梅立即把鸡巴含入口中,雪上霜便在她的口中射了,小梅把精液全都吞下去,然後用小嘴清洁他的鸡巴。

小兰走过来说∶「公子啊~~~你很偏心啊。只让小梅吃,也不留一些给人家。」

「昨天你还吃不够吗?」雪上霜笑着说,然後叫小梅和小兰替她们穿上衣服。
穿上了衣服後,从她们的包袱中,找到一些银两,就给了小梅和小兰,说∶「小梅和小兰你们两个拿了这些银两回到丽春院收拾细软,不要再待在杨州了,不然给她们找到,那就不得了。」

小梅和小兰拿着银两很快的走了。

「我得罪了你们吗?怎麽你们老是跟着我呢?」雪上霜问。

「你这淫贼,我们一定会杀了你的。」橙衣少女说。

「你们怎能怪我呢?是你们自己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啊!」

「你……你……」黄衣少女说。

「好!我们这一笔帐不算,三个月前你在江南一带奸杀了张员外,黄员外、方员外、锺员外还有宋员外的女儿,你还有甚麽好说的?」橙衣少女问。

「你们有没有查清楚啊!我只是勾引了陈员外的八姨太和周官人的小妾啊!」
「每次案发的现场都留下『雪上加霜』四字的字条,你还想抵赖?」

「谁这麽笨,会作案後留下字条说是自己干的啊?你们也不想想!」

「你不用狡辩了,不然上次你又为甚麽不说清楚不是你干的呢?」

「上次有机会说吗?不是我的轻功了得,我已经死在你们的剑阵下了。」
「那……那麽这些案件是谁干的?」黄衣少女说。

「我怎麽知道?」

「你说不出来,那就是你干的!」橙衣少女说。

「你是疯了吗?我可没空陪你们一起发疯!我要走了!」

「你……你这样就走了吗?你……你不先解开我们的穴道,待会有甚麽野兽走出来怎麽办?」黄衣少女说。

「解开你们的穴道也可以,你们三人的剑阵还不能伤我!可是……你先说给我听你叫甚麽名字?我才替你们解开穴道。」

「三妹!不要说给这淫贼听。」橙衣少女说。

「是啊!还有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穴道自然就会解开了。用不着我替你们解开,是不是?」雪上霜说。

「哼!」

雪上霜另外点了她们身上五个大穴,笑着说∶「这又怎样呢?」

「你……你……」橙衣少女气得说不出话来。

「二师姐……让他知道我们的名字又有甚麽大不了呢?」绿衣少女说。
黄衣少女看见二师姐没再反对,就说∶「上次红衣的是我的大师姐,叫小淮;这位橙衣的是我的二师姐,叫小洛;我是三师妹,小淇;绿衣的是四师妹,小涓;青衣的是五师妹,小沅;蓝衣的是六师妹,小泖;紫衣的是小师妹,小洮。你满意了没有,可以解开我们的穴道了吗?」

「很满意了!我也要走了!『後会有期!』」说完就把三个少女的穴道解开,然後施展着他那怪异的轻功身法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