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4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玲婧篇

  玲婧再三犹豫还是寄出了手中的黑色邀请函,第二天一个一米见方的快递就送到了她的宿舍。

  盒子被打开了,盒子里的四面上都有个固定的圆环,圆环固定了中间的一个黑色皮袋。玲婧打开了皮带,袋里装一些固定带,从小到大的一整套震动阳具,一个单手套,一件胸前有两个固定槽的皮衣,一件双腿完全并拢的长皮裙,一双双手只能握拳的皮手套,一双跟和鞋子一样长的高跟鞋,一个全覆式的头罩,一个能带固定在头罩上的口罩和一个眼罩,和一套金属的项圈,手环和脚环还有已经一包小锁和钥匙。玲婧爱不释手的把玩每一件拘束具,仔细的收好这些东西,静静的等待室友下午都出去的时间。

  终于下午玲婧下课回到了宿舍,室友果然一个都不在,玲婧从床下拿出了盒子,先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了珍藏的情趣内衣,望着露出乳头的皮乳罩,乳头已经兴奋的勃起了,下体传来阵阵凉意,开裆的t字裤紧紧的包住玲婧的阴唇,玲婧忍住自慰的冲动,拿出手环和脚环带在自己的手上,又试了下钥匙确认后把双脚锁在了一起,为了怕自己高潮的时候不小心发出声音,玲婧用胶布封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玲婧慢慢蹲在了盒子里,盖上盒盖,把手腕上的手环也锁了起来,钥匙放在盒子的角落,拿起大小中等的震动阳具,插入了早已经潮湿的阴道不停的插入。

  就在玲婧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忽然她在箱子里听到了有人敲门,玲婧马上吓的关掉震动棒的开关,听着外面的动静。

  难道是室友回来了?不应该啊,还有一小时才下课啊。

  玲婧还在胡思乱想,脚步却越来越靠近墙角的盒子。

  玲婧已经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为什么那人会注意角落的盒子而直接走过来?如果这种羞耻的样子被人看到后会发生什么?被带走做成肉便器,日夜被人轮奸?被拍照后威胁成为别人的终生性爱人偶?

  最终玲婧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陌生的女子面孔出现在被打开的盒子口,那女子红色的头发红色眼睛,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玲婧马上拿钥匙打开手上的锁,但是着急之下,钥匙竟然又掉在了盒子里,而那女子的手却快玲婧一步拿走了掉落的钥匙。

  「自我介绍下,我姓王,你可以称呼我王姐。」王姐的声音传到了玲婧的耳朵里,「你就是玲婧吧?是你发出的邀请函?我不放心,怕你不会正确的使用我为你精心准备的道具特意来帮你一把,你看事实证明我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玲婧不感反抗,怕引来别的宿舍的人或老师,只能任由王姐一件件的帮她把那些器具穿在身上。

  「很可爱的内衣啊,我很喜欢,帮你保留了。」王姐手指波开了玲婧那开档t字裤里露出的粉红色阴唇,看到那已经十分潮湿的阴道。「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了,那就能节约很多时间。」

  王姐先是拿出了拿比成年人拳头还小一些的手套,让玲婧双手握拳后带了上去,再把手环固定在手套上,把双手锁在身后。然后拿出了那件皮衣和皮裙。
  「看来你邀请函上说的尺寸有水分啊,不过没关系,你会习惯的。」王姐慢慢收紧着衣服上的系带,口中说到。

  衣服勒的玲婧十分的紧,随着系带的慢慢收紧,玲婧连呼吸都只能缓慢的进行了。但那露在衣服胸前的两个乳头反而更加的坚挺了。

  皮裙被穿上后,随着裙子上一根根皮带的扣上,玲婧的双脚已经无法分开了,玲婧甚至觉得自己的双腿已经消失,只有一条尾巴。

  最后王姐让玲婧双手在身后伸进了单手套,慢慢拉紧单手套上的每根系绳,玲婧甚至能听到自己胸骨和肩膀被拉扯到极限发出的骨骼摩擦声。

  王姐终于撕掉了玲婧口上的胶布,玲婧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衣服太紧了,能不能松开点?」玲婧问到。

  「你后悔了?现在后悔我就带着这些东西离开。你也能恢复平时的生活。」王姐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问到。

  沉默了一会玲婧还是没说什么。

  王姐拿起了一根不算很粗但是非常长的震动阳具,在阳具的中段还有两个圆孔然后塞进了玲婧的口中,口中说到「你的最后次反悔机会已经没了。」

  阳具贯穿了玲婧的整个喉咙,一直顶的快到胃,而王姐又拿出了玲婧一直没弄明白的两根细小的金属管,插进了玲婧的鼻腔,最终金属管插进了玲婧喉咙上那震动阳具上的圆孔。这下玲婧别说嘴巴,就连鼻子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喉咙被塞满了阳具,只能靠鼻子慢慢的呼吸,而此刻玲婧的喉咙拼命的鼓动,但确没任何声音从嘴巴或鼻孔里发出。

  王姐拿出了两个耳塞,塞进了玲婧的耳朵,又浇上了一层凝固液彻底的封住了玲婧的听觉,然后拿起了那个头罩带在了玲婧的头上。头罩被慢慢收紧,玲婧的世界一下安静下来了。喉咙动了半天连自己都无法听到任何声音,耳朵被封闭后只能听到自己那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王姐拿出了口罩,把阳具尾端的钩子固定在口罩上,把口罩固定在头罩上后,玲婧发现口罩竟然能充气,慢慢的玲婧的整个嘴里都被撑满了,但被头罩包住,喉咙里被震动阳具充满,外面有口罩赛住,就在玲婧觉得嘴巴到极限时,终于口中的部分不在膨胀了。就在眼罩被带上,黑暗取代了玲婧的视觉,玲婧后悔了,她开始了挣扎,但在王姐眼中,玲婧只不过是在那轻微的扭动身体。王姐还是帮玲婧带上了项圈,然后用几把小锁分别锁住了口罩眼罩和项圈,最后帮她穿上了那高跟鞋,玲婧全身的皮肤都被包裹住了,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乳头和开档的下体。

  王姐取出了剩余的五根按摩棒,进行她最喜欢的部分了。先是把两根很短的按摩棒装在了衣服胸前的开口上,然后锁上小锁。然后拿出了最粗最大的一根插进早就湿成一片的阴道,粗大的按摩棒的插入,使得玲婧都停止了挣扎,但那颤抖的屁股和不停张合的阴道还是能看出这根按摩棒对于玲婧有点太粗了。

  王姐可不管这些,一下就深深的插入了按摩棒,又拿出一根葫芦状最长的按摩棒对准玲婧的菊花插了进去。玲婧不知道怎么忍受住着两按摩棒的插入的,就在她以为结束的时候,王姐拿起了最后一根细小的按摩棒插入了玲婧那已经没什么空间的尿道。最后王姐拿了一跟呼吸管插在了头罩上的唯一开口上,拿了一根橡皮管装在肛门那根按摩棒上的单向阀门口。

  看着一下不动的玲婧,王姐觉得应该是失神昏过去了吧。她继续锁上了皮裙上穿过玲婧下体的皮带,把玲婧整个人摆了个跪下后上半身贴住大腿的姿势,然后拿起了那几根固定带,穿过皮衣和皮裙上那些金属的环扣,把玲婧就这样跪着上半身贴着大腿固定住了。最后用那个包装的皮袋把玲婧整个人装了进去,拉上皮袋的拉链后锁上了最后一把小锁。把那些盒子里原本就固定袋子的圆环重新固定住袋子,把袋子里透出的呼吸管放在一边空处,而肛门上按摩棒的单向阀门上的管子接到早就准备好的一袋矿泉水里,按下了全部按摩棒的遥控开关后,袋子轻微的颤抖了起来,是不是的摇晃下,看来玲婧在里面一定不好过吧。

  王姐满意的合上盒子后王姐锁上了盖子上的锁,在盒子的盖子上贴上了一张快递单,地址正是她的奇妙之馆,而收货日期确是三天后,拿着一串钥匙和遥控器,王姐关上宿舍的门走了。

  至于无法看到,听到,甚至连嗅觉味觉和触觉都被封闭的玲婧在盒子里能不能靠那袋灌入肛门的矿泉水活着被快递到王姐的店里?而在五感封闭,喉咙,双乳,尿道,肛门,阴道被按摩棒插着震动三天后玲婧会被刺激成什么样?谁又会在乎呢?至少看到盒子后不一定会帮忙邮寄的室友不会在乎,快递公司那些习惯把箱子丢来丢去,颠倒放置的员工不会在乎,而王姐更是还没开车回到店里就忘记了这事,至于唯一在乎这些的玲婧,已经被封闭了五感,被完全拘束在盒子里面的她只能慢慢的等待着命运的到来,也许在那些按摩棒蹂躏下她也不会在乎吧。
  和平时一样王姐一边翻着本厚厚的书一边和店里几个可疑的客人随意的闲聊着什么。

  「这个快递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两天前就送来了吧?一直丢在角落怎么不打开?」一位老顾客忽然问王姐。

  「盒子?你一说箱子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被我忘记了。」王姐随手合上了那本书眼光也看向那盒子。

  打开了外面的快递包装,里面一个一米见方的盒子,王姐觉得越来越熟悉,从里面的房间拿出了一串钥匙,试了下果然把盒子的盖子打开了,盒子里四个圆环固定住了中间一个袋子,袋子上也有个小锁,还有两根管子通到外面一根还接着个空的袋子。

  看着这熟悉的袋子,王姐忽然笑了起来:「我想起来了,这里面是一条小母狗,不过好像她已经在里面被放了一个星期了吧,不知道还活着吗?」边说王姐一把一把钥匙的去试着打开袋子上的锁。

  袋子打开,里面是一个被完全拘束住的女孩,从拘束上来看女孩非但不能动弹分毫还完全感知不到外面,从那下体和胸口皮衣下规律的蠕动来看,应该有不按摩棒之类的器具被固定在各个敏感地区,女孩这样被完全拘束,封闭全部感觉后强制高潮持续了一星期。

  「这条小母狗好像叫玲婧,是个大学生,不知道还活着吗?要是就这样死了就太可惜了。」王姐的高跟鞋踩在了玲婧的头上。

  这一脚,让已经被隔绝感知一星期的玲婧突然被刺激到了,绝望中连续高潮在这一刻一起爆发了。玲婧整个人剧烈的挣扎,但除了让身上的那些锁随着挣扎发出些清脆的碰撞声,身上的拘束一点都没松动,那些按摩棒还是那样无情的蹂躏着玲婧身上全部的洞穴。最终玲婧的挣扎越来越小,积蓄了一星期高潮的爱液终于从震动棒和阴道的缝隙中喷了出来,比平时浓稠的多的爱液一直从缝隙里喷了足足十分钟才慢慢减少,玲婧也重新恢复了那一动不动的拘束状态。

  「看来还蛮有精神的,我带她进去装扮一下,你们对这母狗有兴趣的可以等会,看看谁一会能征服这条小母狗。」王姐边推着盒子走向里面的一个房间边说到。

  一小时后,店里的人比刚刚多不了少,而恢复了点体力的玲婧也从里面被王姐牵了出来。

  玲婧此时身上的拘束已经全去掉了,但手脚被折叠后戴上了四个拘束套,四肢只能折叠在一起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身子,脖子上带着个宠物项圈,项圈上还系着个铃铛,玲婧只要一动铃铛就会发出悦耳的声音。而王姐此时正用绳子牵着项圈,走向大厅,玲婧脖子被牵住,只能在后面用手肘和膝盖爬行跟着,就在悦耳的铃声中玲婧被牵到了店里的展示台上。

  由于长时间的封闭,玲婧此刻全身比以前更白了不少,虽然已经清洗过,不过身上还散发着浓浓的女人发情时爱液混合着体香的特有味道,随着爬行使得本就不小的d罩杯的乳房在那跟着身体不停的晃动,那被连续摧残一星期的乳头明显还肿着,不过此时确坚挺的勃起着,暴露了玲婧内心的欲望。

  本来肛门上的细长震动棒已经不见了,代替的是一根毛茸茸的狗尾被塞在了菊花上,随着爬行中玲婧的屁股的摇摆,尾巴也随着左右来回晃动。

  玲婧阴道和尿道的震动阳具也已经被拔掉了,不过不知道是因为被插了一星期肌肉无法收缩还是因为玲婧正在燃烧的欲望,玲婧的阴唇一直大张着,阴道也没有合拢,有如饥渴了一星期随着玲婧的一路爬行在那不停的一张一合,里面的子宫跟是一起伸缩着,不是有爱液从两腿间流出。

  王姐把牵着玲婧的绳子往台子中间的钩子上一挂就走了下来,才爬行了几步,玲婧那已经适应了被强制高潮的身体马上就慢满燥热了,乳头也越来越酥麻,下体更是搔痒无比。但四肢被折叠的玲婧自己无法自慰,只能在那焦急了来回爬行缓解身体的异样。

  由于项圈上绳子的长度,玲婧只能在台上不停的转圈爬行,但那尾巴不时的擦过早就敏感无比的阴唇,使得玲婧的欲火更加难以压制,也许是被封闭感觉时间太长的关系,玲婧现在不管边上有那么多人看着,直接躺在地上,使劲的想弯腰用自己的舌头来满足自己的阴道,短小的四肢在那不停的摇摆,样子就和玩耍的小狗一样,就连众人的哄笑也毫无察觉,只一个劲的在地上翻滚。

  玲婧甚至怀念被放置的感觉,虽然那时候有未知的绝望,但在绝望下她觉得更难得到满足,而不象现在,不管怎么都无法得到满足,玲婧甚至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回到那箱子里,再也不想出来。

  就在玲婧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脚踩在了她的阴唇上,象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玲婧马上用阴唇来摩擦那鞋子。光是这样玲婧还是无法得到满足,但那伸出脚的男子确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厌恶的看着已经湿辘辘的皮鞋,玲婧马上快速的爬过去,低头用舌头清理那些鞋子上的爱液。

  等鞋子干净后玲婧马上讨好的用身体蹭着男子的脚,然后趴下前肢高高撅起屁股,希望男子能有进一步的动作。

  终于男子拉开了裤子上的拉链,高高勃起的阳具一下暴露在空气中,玲婧马上迫不及待的张开两腿,把自己的阴唇套在男子的龟头上,然后腰部一用力,男子的阳具深深的插入了玲婧的阴道,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满足充满了玲婧的身体和心灵,一阵阵的快感从阴道里每个细胞传到全身,和被机器强行插入不同,那火热的阳具有如烙铁,每下深深的插入玲婧的身体和心灵的感受都能达到新的高度。
  由于绳子的长度,玲婧只能用力的扭动腰部,夹紧双腿,阴道更是全力的包裹住那火热的阳具,在玲婧极力的讨好和索取中,男子终于低吼一声,用力一定,龟头直接插入了玲婧的子宫里,一大股火热的液体占满玲婧的子宫,子宫被这火热的感觉一刺激,玲婧也配合着收缩着阴道紧紧的夹住男子的阳具,男子畅快的呼出一口气,但是马上觉得自己的阳具已经被玲婧紧紧的包裹住,随着玲婧的腰肢的扭动,阳具慢慢又变的坚硬起来了。

  双方持续了整整一小时,男子早就脱光衣物全力迎战了,玲婧更是全身被汗水浸湿,一头秀发贴住了满是汗水的脸颊,随着剧烈的喘息双乳在那来回摇晃着。
  玲婧已经累的腰都快断了,实在没力气了,但身体依旧不满足,每当大战结束就会有强烈的空虚感袭来。

  「这母狗不错,差点被她榨干。」男子赤身裸体的坐在众人面前也不穿衣服,只是从地上的衣服里拿了根点了火。

  「我看那母狗还没满足,彭老板你怎么就不行了?」边上看热闹的人说到,「问王姐拿点药继续啊,我们还等着看呢。」

  彭老板不理众人,慢慢穿整齐衣服对王姐说到:「这母狗我要了,帮我加工下,然后送去我家吧。」

  王姐点了点头,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你决定了吗?开始后就不能反悔了。」王姐最后次问向玲婧。

  看着桌子上各种器具摆满了一桌,特别是那几根熟悉的震动棒,和那个没有手脚的中空金属假人,玲婧坚决的点了点头,她期待着重新被当成物品放置在那,体验着任由别人操纵一切而自己无法感知的绝望,和同时陪伴的那无休止的高潮,玲婧觉得永远这样才是真正的幸福,当然那个男人,那个要了她的男人在想起的时候能偶然的用那火热的阳具奖励下她那就更完美了。

  王姐开始把一件一件的道具穿戴在玲婧的身上了,玲婧最后的一次装扮也开始了。

  王姐还是拿出了两个圆形的手套给玲婧带上,玲婧觉得这次手套比上次还要紧,手指收拢到极限才勉强带上,而这次不用手环,那手套上就有带锁的固定带,当手套被固定在手腕后,固定带上的锁被合上了。

  「不要奇怪这锁怎么没锁眼,这是一次性的锁,关上后不再打开自然就没设计锁眼。」王姐解释到。

  看着另一只手套上的锁被合上,想着以后的处境,玲婧觉得既恐惧又兴奋。
  王姐拿出了一付特殊的臂铐,上面有两根皮带,王姐把皮带分别穿过玲婧那对曲线优美的乳房后,玲婧发现臂铐被她背在了后背。玲婧把整个小臂放在背后的臂铐中,虽着皮带的收紧玲婧的手臂就象要被镶嵌进肩膀一样,但同时在皮带的收紧和手臂的固定下玲婧那对乳房反比原来大了圈。

  很快手臂就觉得麻木了,玲婧觉得双手被勒的没了知觉,自己就象没有手臂一样,王姐让玲婧睡进金属假人中,玲婧就想是专门为这假人定做的引擎,大小合适的安装了进去。

  玲婧的双腿被放在假人的那半截腿里,原本修长的双腿只能折叠的并拢起来,而另玲婧没想到的事,为了方便主人享用,那腿分开的角度是180度,在努力了多次后,终于玲婧那被汗水浸湿的双腿折叠的放在了两边的金属壳里,随着壳上固定皮带的收紧,双腿被越收越紧,而大开的双腿间那大张的阴唇里也有爱液流了出来。

  满意的看了看那大张双腿坐在地上的假人和里面的玲婧,王姐拿出了一个比上次更复杂的头套,同样的带上眼罩塞上耳塞,不同的事这次口塞换成了一个柔软的橡胶,就在玲婧对着次的口塞觉得不满意的时候,王姐拿出了一个迷你的小娃娃,和现在玲婧一样的姿势,就是小了一号,王姐按了按娃娃的眼睛,玲婧觉得眼罩中打开了一个小孔,玲婧马上看到正前的东西了,王姐对着娃娃吹了口气,玲婧的耳朵里的耳塞马上传来麦克风吹气的声音,而当王姐点了点娃娃的嘴巴,本来嘴里的橡胶马上开始变大,玲婧马上拼命的摇头示意,不过王姐确象没看到一样,只到玲婧嘴被撑到了极限,王姐才关上口塞上的阀门,然后一点娃娃的嘴,马上玲婧觉得嘴要被撑裂了一样,王姐送开手指,气球就会恢复到刚刚固定的大小,惊恐的看着王姐手指离开了娃娃的嘴巴。

  两根带导气管鼻塞被塞进了玲婧的鼻子上,王姐象是要自己测试每个部件,手指又按住了娃娃的鼻子,顿时玲婧觉得无法呼吸了,而王姐确象忘记了一样,一手指按住鼻子另一手指按想娃娃的眼睛,马上玲婧的眼前又恢复了黑暗,又一次的被封闭了全部感觉,这次连呼吸都不能控制了,玲婧觉得时间变的越来越慢,那熟悉的绝望感又袭来了,使劲呼吸了下还是不能,玲婧开始晃动身体来示意,但不管怎么努力身体都无法动弹分毫,只有脖子能转动。

  就在此时,脖子被带上了固定的皮带,而头罩上的环扣也和假人的头部一个一个扣了起来,玲婧已经到极限了,在窒息中慢慢的失去意识,一股金色的尿液也在窒息下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而此时王姐才满意的松开手指,玲婧的胸口马上开始剧烈的起伏。

  突然两个柔软的罩子罩住了玲婧的乳房,一股巨大的吸力开始吸着玲婧的双乳。而此时王姐正一手手指按在娃娃的乳房上,一手固定着刚刚帮玲婧装上的榨乳器,两股乳汁顺着榨乳器的管道流向了一旁的杯子。

  又重新试了一次遥控娃娃的各个部位,在玲婧又一次失禁下,王姐把金属假人的另半边合上了,在听到机簧扣上的几声声音后,王姐拿出了个吹风机,把重合处的胶水慢慢烘干,心情不错的王姐还对准玲婧那暴露在外的下体吹了一会,直吹的玲婧又一次潮喷才停下。

  最后王姐拿出一个有着三个大小不一的按摩棒对准玲婧的肠道,尿道和阴道分别插了进去,在看到玲婧满足的用三个洞穴包括住那三根按摩棒后王姐锁上了娃娃的底部。

  一星期后,彭先生家里,一个做工精美的娃娃放在卧室的角落,那娃娃没有双手,开两个半截的腿坐在地上,娃娃的下体诡异的有几根管子插在电源和几个瓶子上。

  而一直肥胖的宠物小猫正在用爪子拨弄着桌子上的一把钥匙,那钥匙和娃娃是一样的颜色,而钥匙上还挂着一个一个迷你的小号娃娃,随着小猫爪子不时拍打在那小娃娃上,那大号的娃娃下体接在外面的管子里不时有或白或黄的液体流到不同的瓶子里,而那娃娃酷似玲婧样貌的金属面孔上永远都是满足的表情。本帖最近评分记录